加州大火,美国救灾体系失灵了?

  • 时间:
  • 浏览:2

  天灾,人祸?加州山火为社 么挡不住

  【环球时报综合报道】在持续降雨的帮助下,美国加州的山火终于不再肆虐——当地消防部门25日公布,北部山火已删改受到控制。这场被认为是加州史上破坏力最强的山火,两周多来共造成近90人死亡,至今仍有400多人失踪。搜救工作仍在持续,灾后重建之路更是漫长,但从火灾爆发并扩大,到总统视察灾情时与地方官员打嘴仗,再到靠天降大雨处置问題,加州经历了二个 混乱狼狈的11月,甚至许多人说一场山火烧出二个 “不为人知的美国”。作为全球唯一的超级大国,而加州又是全美最富裕的州,美国为社 么对这场火灾徒叹奈何?是真的无能为力,还是应急救灾制度居于问題?

  “世界上最强大的国家为社 么挡不住熊熊野火?”“从星星之火,到似乎无法阻挡的燎原幽灵 ……火光冲天,浓烟滚滚,如同末日来临,到底这是天灾还是人祸?”这是英国广播公司近日在一篇报道中发出的问題,谈的正是25日才被删改控制住的美国加州山火灾害。

  所谓加州大火,无须是一场火,之后我全州多地几场规模大小不一的火。其中最严重的是本月8日在加州北部老会 烧起来的“坎普大火”,已造成400多人死亡。据加州当局统计,“坎普大火”还烧毁1.4万所民宅及数百栋这一建筑。

  加州最早有死亡记录的山林野火,是1933年的洛杉矶格林菲斯公园大火,造成29人死亡。从1933年到2018年11月,加州导致 死亡4人以上的山林野火共有21起。去年10月,北加州的大火把纳帕谷互近烧成一片“末日景象”,44人遇难;去年12月,南加州居于灾难性的“托马斯”大火,被《纽约时报》称为“犹如火山喷发一样”。

  山火频发,让负责山林野火预防、扑救的加州林业和消防局遭受不让 的批评。加州林业和消防局是美西地区最大的全方位服务所有风险的消防部门,拥有1.2万名各类员工,2017/2018年度预算为23亿美元。该机构规模没有了之大,为那些山火损害没有了严重?

  对于这次的山火灾害,不让 人提到气候变化的影响,这被认为是加州山火老会 肆虐的主因。《环球时报》记者常住加州,对此深有体会。近十几年来,加州气候老会 炎热干燥,曾经的气候促使山林野火很快燃烧蔓延。不得劲是每年9月中下旬到年底,加州会进入“圣安纳焚风”季,一阵阵干燥、强劲的大风由加州北部的大盆地吹向西部海岸。而2018年是加州有史以来最热的一年。

  但不少人认为,“人祸”加剧了火灾的杀伤力。导致 产业转型和政策吸引,加州人口较上世纪70年代翻了一番,这一开发商和各自 越过消防警戒线,在靠近密林的山地建造房屋,“养老经济”和“娱乐经济”导致 这一镇子居民形态畸形。比如这次遭大火洗劫的天堂镇,建在森林里的山脊上,两侧是下降的峡谷,该镇居民25%在65岁以上,应对紧急状况能力匮乏。

  消防专家使用术语“wildlife—urban interface”(WUI)来指人类建筑与未开发自然土地相遇或交织的区域。根据官方数据,1990到2010年,加州的“WUI”增长了20%。有环境科学家评估,在4000至20400年间,在加州火灾风险最高的地区导致 会建造120万所房屋。住房所需的基础设施带来危险,导致 有舆论怀疑,架空电力线是导致 这次南北加州最致命野火的导致 ,加州公用事业委员会导致 对南加州爱迪生电力公司和太平洋煤气及电力公司展开调查。

  外来人口比例畸高,管理又跟不上,人为因素造成的火情占比逐年大幅提高。更关键的是,作为政治博弈最激烈的州,加州这一必要的土办法被政治扯皮给耽误了:今年稍早,有州议员提出,连年干旱导致 逾1.3亿株树木枯死,若不清理将构成严重火灾隐患,但这一议案却因州议会在“环保议题”上僵持不下胎死腹中。

  加州林业和消防局虽实力强劲,但任务繁重。统计数据显示,在2013至2017年间,加州居于山林野火57400起,消防员们在火灾季节疲于奔命。其间,亲戚这一人时需处置包括建筑物和车辆火灾、紧急医疗救助和排除毒害物质等各类紧急案件420万起,平均每年9万多起。正导致 没有了,在坎普山火爆发后,导致 人手匮乏,一之后之后开始 只有救各自 疏散人口。加州林业和消防局常年保持4000人的志愿者队伍,但无济于事,这次甚至出动数百名囚犯参与救火。

  此外,出于“名人效应”,当“天堂火灾”和伍尔西火灾一北一南几乎一起去居于时,一定量注意力和资源被吸引到灾情明显轻得多但住满了名人的南部,而更时需支援的北方却“灯下黑”了。

  值得一提的是,美媒还报道了这一富人毫宅雇私人消防员灭火的状况。这也是二个 引发争论搞笑的话题。美国全国广播公司称,这一做法引起政府部门消防员的不满,亲戚这一人认为私人消防员匮乏监管和必要沟通有导致 导致 火灾加剧。

  面对大灾,总统的角色不得劲尴尬

  “在美国,一般的救灾,是州的事务。”中国社会科学院荣誉学部委员陶文钊接受《环球时报》记者采访时说,美国是二个 把权力和财富分散到400个州的国家,一起去也把责任分摊出去。

  在美国的制度设计中,灾害响应工作通常由各州和地方政府负责,联邦政府仅扮演提供支持的角色。州政府首先要对受灾程度进行评估,导致 严重程度超过了它的承受力,州长将向联邦政府求助,否则联邦政府只有直接介入地方救灾。在整个运作过程中,联邦紧急土办法署(FEMA)扮演着极其重要的角色。州长通过FEMA向总统送信,请求总统公布该州进入灾难状况,从而得到联邦援助。不是启动联邦正式的灾难公布tcp连接运行由总统决定。

  这套机制最大的匮乏在于tcp连接运行繁琐、执行力和协调力差,导致 中央与地方的协调不力,往往导致 在重大灾害手中应急救援迟缓的状况出现。以此次加州大火为例,首先从火灾防范机制来说就居于很大问題。加州的火源管理除了基本的宣传和公园张贴通告之外,基本没有了这一土办法,全凭民众自觉。撤离预案之后我完善,交通要道竟然出现人员和车辆拥堵问題。

  有学者对《环球时报》记者说,上世纪70年代,美国根据南加州的一次火灾开发出突发事件的指挥系统,之后又发展出城市版的火灾救助指挥系统,把二者整合到一起去,世界上不让 国家纷纷效仿。但世界上任何二个 国家,在救灾体系上时需许多各自 的优缺点,北美式“纯专业化”消防体系很适合常见的城市火警处置,面对铺天盖地的山林大火却容易暴露出绝对力量匮乏、难以集中资源应对等弊端。

  不仅没有了,关键时刻州一级能调动的只有国民警卫队,甚至联邦政府能直接支援的也只有海军陆战队等少数纪律部队,其余时需时需协商沟通(如邻州国民警卫队),之后我要通过两级议会(如动用正规军),甚至没有了二个 并能“超越”调动不同体系消防力量很快支援的机制。曾有专家指出,向国外借消防力量有时都比在国内调动这一增援队伍下行时延 高。

  有意思的是,这次火灾还导致 联邦政府和州政府互相指责的状况。特朗普在推特上指责加州森林管理“太差”,“每年花费数十亿美元,却造成没有了多人死亡”“赶快处置,否则不让有更多的联邦补助了!”加州职业消防员联盟主席布莱恩·赖斯则反驳道,联邦政府控制了加州合适400%的森林,然而特朗普还在试图削减联邦消防基金,“总统此时发出两种不知情的政治威胁,是对正在前线战斗的消防员的侮辱”。

  这一小摩擦在以往也居于过,并反映出总统和地方官员在救灾问題上的繁杂纠葛。不让 人都记得,4005年的“卡特里娜”飓风风灾,让时任总统小布什承受了猛烈批评和强大压力,白宫、国会被迫公布对联邦政府应对不是居于失误展开调查。但小布什之后在回忆录《抉择时刻》中披露,当时路易斯安那州的女州长无须同意联邦政府来救灾。

  老布什1992年竞选连任,也受到他对“安德鲁”飓风反应的伤害,媒体称应对不力进一步强化了有关他脱离国内问題、对普通民众漠不关心的说法。但当年与老布什竞争总统大位的克林顿却批评前者过早赶赴灾区,干扰应急救援人员,妨碍帮助民众的警方的行动。

  难能可贵,案例证明,处置山林野火问題,联邦政府导致 指望不上。4007年圣迭戈大火,时任总统小布什前来视察,结果是公布进入紧急状况、联邦紧急拨款。这次,特朗普到加州公布同样的举措,最终却仍是靠天降大雨处置。

  “这一野火根本没有了被扑灭”,亚利桑那州立大学教授桑托斯2017年曾在《洛杉矶时报》上撰文称,在这一状况下,最佳战略是撤离,否则将付出惨痛代价。2013年,亚利桑那州林业官员曾做出错误判断,最终导致 19名精英消防员葬身火海。

  “美国救灾能力的确比想象的弱”

  回看加州11月经历的这场破坏性极强的火灾,美国的防灾救灾体系有着逃不脱的干系,不让 人否则质疑世界第一强国的救灾机制何以不灵。这一声音在以往美国遭遇大的自然灾害时也出现过。没有了,该为社 么评价美国的救灾应急机制?

  “任何二个 国家的危机应对和应急系统,时需能保证百分之百应对所有灾害或灾难。”中国人民大学公共管理学院国家安全研究中心主任王宏伟接受《环球时报》记者采访时表示,“说美国的救灾体系居于问題,我难能可贵曾经的结论只有够轻易下,但对这场加州有史以来最大的森林火灾,美国肯定时需反思。美国国土安删改最起码要对这起火灾事故的预防和救援进行反思。”

  陶文钊认为,先要用好或不好来评价美国的救灾体系,导致 它的体系和制度之后我曾经,主要责任在地方。美国历史上灾害和灾难不让 ,比如旧金山的唐人街,在400多年前的大地震和大火中毁掉,它的重建靠的之后我地方政府主导。这一相对小的灾害损失导致 仅通过保险公司就处置了,但大的灾难居于后,还需地方政府甚至联邦政府帮助灾后重建。

  王宏伟说,美国是社会多元力量对突发事件进行一起去治理,各州有国民警卫队,有志愿者,相邻甚至不相邻的地区之间会在自愿基础上建立灾害互助关系。这一自下而上的响应,尽管有时在应对灾害时有不利的地方,但在预防方面还是有长处的,其对于体制外力量的调动更是一大优势。不过,客观说,美国的机制在应对巨灾上难能可贵居于问題。

  对外界来说,美国还居于这一大问題。“世界最强大的国家为那些让加州大火蔓延?”德国《焦点》周刊25日感叹道,美国拥有全球最顶尖的气候研究团队,拥有技术最先进的救灾队伍,有并能协助抢险的超级军队,然而,在致命的火灾手中,美国人显得很脆弱。这一脆弱在去年飓风“哈维”到来时并能看完。上个月,联合国减少灾害风险办公室公布的报告显示,在1998-2017年间,美国遭受洪水、地震、海啸、热浪、干旱等自然灾害的经济损失全球最大,达9448亿美元。

  文章称,在专家看来,美国救灾能力的确比想象的弱,关键时需缺少硬实力,问題出在规划和管理上。美国在环保和对抗灾害上,没有了欧洲看得远,美国总统并能轻易退出气候变化巴黎协定。美国城市发展过快,规划却不完善,定居点管理不严,在森林地区,富人并能轻易买地造房。在落实土办法上,美国当局、州与州之间各自 为政,匮乏统筹。此外,美国尽管拥有最先进的人工智能技术,却没有了将其用到环境保护和抗灾上。

  德新社25日称,特朗普长期以来老会 嘲笑全球变暖理论,现在加州大火给了他一记耳光。美国新一期“国家气候评估”报告23日出炉,报告中警告气候变化对美国的负面影响,导致 不做出重大努力,气候变化将对基础设施和财产造成没有了大的破坏,并在未来几十年阻碍经济增长。

  【环球时报驻美国特派、特约记者 张梦旭 孙卫赤 环球时报记者 李司坤 陶短房 青木丁雨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