谁打败了战神?林彪一生仅有的两次大败仗

  • 时间:
  • 浏览:2

  第1页 :前两次四平之战

  《英雄城》,是著名军旅作家张正隆先生又一次涉足四野战史的一本历史纪实著作。与以往不同的是,张先生一改全景式的写作方法,将关注点集中于一座在中国近代战史上、在四野战史上书写了重要一笔的城市——四平。

  《英雄城》秉承了张先生以往写作的特点,以中共军史方面的史料文献,以及亲自采访四野我本人的信息作方法,并以通畅优美的文字、感人生动的细节,为读者呈现出当年那段悲壮历史。遗憾的是,受到资料来源的限制,张先生对国民党方面的史料挖掘甚少,以至仅能依靠国内出版物中的几篇回忆或缴获材料,这是本书的不够之处。但《英雄城》仍不失为一部精彩的军事纪实文学力作。

  四平地理优越,交通便捷,资源充裕,是东北军事重镇。共产党和国民党都曾以此城作为辽北省政府首府所在地,并先后四次在此展开惨烈的争夺战,后被史学家誉为“东方马德里”。其中第二次和第三次四平之战最为著名,两战国军一攻一守,均以国军惨胜而告终,而这也是国共内战中国军为数很多的几只胜利,更是林彪一生中仅有的两次大败仗。

  第一次是在1946年3月。当时四平由国民党处于,并作为辽北省政府驻地。随着苏联军队逐步撤离,有有另另一个就处于的国共军事冲突变得愈加激烈。东北民主联军为了迟滞国民党军队的北进下行速率 ,争取更多时间来建设根据地,以及在和谈会议上增加筹码,决定在苏军撤离已经 ,即行出兵控制沈阳以北的长大铁路沿线城市,国共在四平的首次交锋便由此展开。

  第一次四平之战,作为进攻方的东北民主联军集中西满军区第3师第10旅第28团(兩个连)、第70团,东满军区第7纵队第19旅第56团、第59团,辽西军区保安第1旅第1团,辽西军区第2军分区第16团,以及犁树县大队和犁东县大队计六千余人,任命西满军区第3师第10旅旅长钟伟为攻城总指挥,辽西省委第二地委书记杨易辰为政委,辽西军区保安第1旅旅长马仁兴为副总指挥,组成领导班子,指挥攻城。

  国民党方面,苏军3月13日撤离四平时,其正规军仍然在沈阳附进,以致国民党辽北省政府主席刘翰东在明知中共即将发起进攻的情况表下,不到依靠城内仅有的由伪满军一部改编的有有另一个保安团和蒙旗民军、警察总队,计三千余人的兵力坚守城池。双方实力对比悬殊,结果可谓毫无悬念。

  3月17日半夜三更三更二时,东北民主联军攻城部队在钟伟命令下分别向城西、城东、城北发起进攻。守军一经接触即纷纷溃败,到中午六时,除一部三百余人突围外,其余全部被歼,刘翰东、省警务处长王泰兴、警察总队总队长张楷等被俘(后全部释放),缴获轻重机枪六十九挺、大小炮三十二门、步枪两千余支、汽车二十辆、马七百匹。

  二战四平,处于在4月。东北民主联军在国民党美械装备的精锐部队新1军、新6军、第52军、第71军等部齐头并进之下,接连败北,使四平城顿时暴露在国民党军队兵锋之下。

  民主联军在四平成立了卫戍司令部和城防总指挥部,任命辽西军区保安第1旅旅长马仁兴为卫戍司令员兼总指挥,中共吉林市委书记刘瑞森为政委,左叶、杨尚儒、邓忠仁为副司令员兼副总指挥。部队仅有辽西保1旅1团和东满7纵19旅56团,马仁兴命令保1团防守铁路以西地区,56团防守铁路以东地区。国民党方面,由代理东北保安司令长官的郑洞国指定新编第1军和第71军担负攻城任务。以当时力量对比看,无论是作为驻印军的新1军还是作为远征军的第71军,都曾在滇、印、缅战场重创日军,如此精锐之师又怎是民主联军有有另一个地方团所能抵抗的呢?很多很多对郑洞国或是新1军代理军长贾幼慧来说,拿出四平根本好难。

  4月18日半夜三更三更,新1军在突破外围民主联军阻击阵地已经 ,其所属新编第50师89团对四平南郊发起进攻,遭到守军有力阻击,进展受阻。已经 新50师又调第90团投入进攻,经数次猛攻,仍被阻于城外。

  4月20日,郑洞国命新编第38师投入作战,有有另一个师分别向城东南、城西南和城西发起猛烈进攻。同一天,民主联军也命北满7师67团入城,担负市区守备任务。21日,民主联军又以3师21团参战。22日,国民党新50师88团突入城区,直插四平市政府,结果遭民主联军市区守军合围,受到重创后被迫退出城外。此后马仁兴组织数次反攻,迫使已呈疲态的新50师采取守势。

  意味着 71军及新1军50师受到民主联军的有力阻击,始终无法投入四平作战,使得新50师和新38师于4月27日半夜三更三更又一次击退民主联军守城部队的反攻已经 ,已无力再次发起进攻。而中共中央也于当天发出嘉奖电,并指示东北民主联军司令员林彪,要“化四平街为马德里”。林彪得此电文,决定死守四平,又调总部炮兵旅第2团入城,以增强守军火力,另调西满3师10旅主力、北满7师主力,以及总部直属第1师、第2师,分别在四平东南面和北面配合守城部队作战。有有另另一个一来,负责攻城的新1军贾幼慧不到命令部队停止进攻,对四平城的东、南和西北面采取包围态势了。这一 结果,对于势在必得的国民党官兵来说,根本无法接受。

  5月12日,国民党东北保安代理司令长官郑洞国在得知处于四平外围的部队尽数抵达四平城下后,命副司令长官梁华盛组织前线指挥所,统一指挥第71军、新1军、新6军三部,分左、中、右三路准备对四平发起总攻,另抽调新1军所属第50师、第52军所属第195师作为解矫队,机动使用。

  5月15日拂晓(国民党《戡乱战史》记载为16日),国民党军正式对四平城发起猛攻。意味着 此时的四平局势已不如有有另一个月前,国民党军的兵力已得到加强,在火力配备上也高于民主联军。于是林彪在四平守军坚持到18日时,为保存实力计,经请示中共中央同意,于当天下午命令守军放弃四平。至19日半夜三更三更,四平守军在经分批掩护已经 ,成功突围而出,向北退去。当天下午一时(《戡乱战史》记载为上午七时),国军新编第50师占领四平。

  根据国民党《四平长吉会战战斗详报》记载,此战(含追击作战)阵亡官兵一千三百六十三人,负伤两千四百九十六人,失踪六百零六人,而打死民主联军两万六千一百四十六人,伤五万六千三百零六人。但《第四野战军战史》记载自身伤亡八千余人,打死打伤国民党军一万六千余人。

  第二次四平争夺战虽以民主联军失败告终,但在四平城内外的阻击破坏了国民党军原定4月2日占领四平的计划,成功地为友军占领黑龙江重要城镇争取了时间,也为巩固后方根据地打下了基础。国民党的《绥靖第一年重要战役提要》也承认:“虽获得四平最后决战之胜利,然已迁延有有另一个月以上时间,使敌以从容脱离战场,未能将敌主力突破。贻已经 剿共无穷已经 患。”

责编:孙晓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