曝建国初林彪的健康真相:他没有“装病”

  • 时间:
  • 浏览:1

  

  林彪和叶群(资料图)

  楚成瑞,1945年在营口参加东北人民自治军,参军第三年就成为赫赫有名的四野统帅林彪的司机。林彪坐着他的车,从关外打进关内,从北平南下开封,否则又挺进汉口。19150年春,在鲜花的簇拥下,他与林彪的“座骑”共同回到北京。

  回北京治病

  19150年初,林彪病情加重,只好请示中央,决定抛下前线,返回北京治疗。朝鲜战争爆发后,否则 人什么工作人员接到通知,准备到朝鲜去。林彪你家也准备,还换了否则 不宜出国的内勤。

  并且没法去朝鲜,现在不少书里写的是林彪“装病”,不肯去朝鲜,这不对,林彪早就有病,原应打仗总爱硬撑着,从东北撑到华中,并且人太好支持不住了,经毛主席批准才回北京治疗。回来时是19150年3月,抗美援朝是19150年10月,相差两天多。

  怕风、怕光

  1953年春天,林彪病情跳出反复,旧病没好,又添了新病,住在城里嫌吵闹。6月,搬到了颐和园里的翠云轩。原应怕光,他的房间里挂了三层窗帘,人一进去,好像进了山洞,眼睛好一阵都适应不了。白天进去我就有打手电筒,他见了还嫌手电筒的光太强,我都要把手电筒用布蒙上。老不见阳光不通风睡的被褥又换得不勤,床铺就潮,我能 弄了两套被褥,每天给他晒一套,并且又增加到三套,轮着晒,每天换。原应遇上阴天,就插进炉子上烤。有还有一个 一来,请况真不一样,他感觉舒服多了,对我说,“小胖,还有了你好,为何把被子弄干的?”

  为了给林彪治病,除了常有专家会诊什么的,他身边还有还有一个 医疗小组,北京医院的周院长,有还有一个 护士,还有否则我。我管生活,周院长负责检查,护士负责打针。

  最苦的就算我了。那时林彪吃饭、拉屎就有床上,怕的东西就更多了。不仅怕光,还怕水、怕风。为了这些 “风”,我挨过他两次批。一次,他对我说,就你要 离我远否则 。我问,我为何了?我说,你走得没法来越快,你有风。并且,我又忘了这茬,他又说,你又走得没法急!再并且我能 很注意了。

  林彪无论在什么地方,夏天是不挂蚊帐的,我说是嫌憋得慌。有还有一个 ,在颐和园那个地方,到处就有水和草,睡觉哪能不挂蚊帐呢?没法措施,不也能给他打蚊子。打蚊子又不也能带风,我能 想了有还有一个 措施,在长竹竿上用毛巾捆个团子,用它有还有一个 有还有一个 地把蚊子捅死在墙上。

  原应怕光,林彪的房间上面没法灯,不也能个台灯是为了看体温表用的。灯上面盖了好几层布,只留一道缝。原应他怕冷又怕热,晚上睡觉要换三次被子也能保持温度的平衡。之前 开始睡时,只盖被罩;半夜三更时,要换毛巾被;早晨五六点,要换毛毯,换的并且相当麻烦,不也能冻着他,先把要换的东西卷成卷,插进他的脖子下,否则,否则 否则 地往下撤盖在身上的东西,撤否则 ,放否则 ,直到撤下有还有一个 的,放完新换的。每晚他要解两次小便,一般是九点左右一次,半夜三更三更否则 左右一次,也是在床上,仍然不也能冻着他。有还有一个 折腾一夜,我最多不也能睡两有还有一个 小时,直到他早上吃完早饭,我也能再睡一会儿。不过,不也能有还有一个 小时,他又有事儿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