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里索赔1元!全国首例电商平台诉差评师案开庭

  • 时间:
  • 浏览:2

  2017年4月,杜某、邱某、张某三人利用卖家非常在意差评的心理,通过购物恶意写入虚假差评、再以删除差评为要挟,向卖家索取钱财。阿里巴巴安删剪在接到商家举报后,协助警方侦破此案。

  (图说:11月8日,电商平台诉差评师案开庭审理。)

  据警方调查,三人在开展差评进行敲诈勒索一事上分工明确:杜某负责在网上选折 店铺和商品,由邱某购买商品、收货,直接给店铺差评,再由杜某联系商家;杜某在与商家搭上线后,便开始 索要钱财、讨价还价,让商家要么“花钱消灾”、要么“更多的人来让我差评”;邱见有利可图,便拉着弟媳张某一同参与。

  落网前,三人共敲诈勒索了5位商家,每笔800-8800元不等,共计2万余元。令人意外的是,本案中的邱某竟是江西的一名公务员,本想靠其他兼职赚点小钱,没想到走上犯罪道路。2017年7月,警方将正在机关大院办公的她带上警车。

  2017年11月,海门法院以敲诈勒索罪判处杜某等三人缓刑,并处罚金。在海门法院做出刑事判决后,今年8月,阿里以杜某三人向评价系统中恶意注入虚假数据、损害了阿里对评价数据所享有的权利,涉嫌侵权为由,又向海门法院提起了民事诉讼,向三被告索赔1元,并在淘宝网主页向广大商家致歉。

  “杜某等三人的行为,不仅直接损害被敲诈的商家权益,也侵犯了阿里对评价数据所享有的合法权益,更为严重的是误导了消费者,破坏了良好的营商环境。”11月8日上午,在海门法院的庭审现场,原告阿里巴巴方面表示。

  庭审现场,邱某、张某到庭应诉。在法庭上,邱某和张某这样 异议,并一度哽咽,“大家认识到此人 的差评行为对于原告和卖家的权益随便说说有损害,不想向原告赔偿和道歉,以此为教训”。

  “阿里打1元官司、要求被告上淘宝致歉,太满为了赔偿,更是为了警示恶意行为,明确各方在电商平台交易活动中的行为边界。”阿里巴巴集团高级法务专家张译文指出,诉讼一种生活是提高差评违法成本的一种生活土法子,对差评师而言,涉诉后要应诉一种生活很久 一种生活成本和阳理震慑。

  原应网上有海量商品信息,现在很久 消费者网上购物选折 商品时,都习惯先看看其他消费者的购物评价,信用评价系统便成为消费者决策的重要参考之一;而恶意差评的趋于稳定,却会给曾经客观呈现给消费者的评价内容造成污染,侵害了其删剪性和真实性。

  原告阿里巴巴方面表示,三被告其他虚假的评价数据对原告评价系统中多年来基于真实的消费而形成的评价数据构成了污染。过去几年,互联网从“数据”到“大数据”经历了“量”的变化,如今,“数据”开始 往“可信数据”的方向发展,“可信数据”将这样 成为互联网行为核心的竞争力。

  原告主张,对“可信数据”最大的损害莫过于故意违反数据产生规则,使数据库中加入不可信数据。其他侵害数据信息的行为构成了侵权。

  据阿里巴巴方面透露,自2017年开展打击恶意行为专项行动以来,阿里原应配合多地公安机关破获20余起利用恶意差评对商家进行敲诈的案件。

  张译文表示,未来阿里还将联合受害商家一同起诉。据了解,目前阿里原应在杭州互联网法院起诉了曾经被刑事处罚的差评师团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