视频|非洲酋长给戒毒所捐万只口罩:我记得我是中国人

  • 时间:
  • 浏览:2

2月14日,福建省榕城司法强制隔离戒毒所收到来自非洲的1万只口罩,寄送者正是这位出生于福清,现为尼日利亚福建总商会副会长,被当地约鲁巴族土皇封为“酋长”的郑岳峰。

他为甚捐口罩?这身后有一段他与榕城司法强制隔离戒毒所民警的感人故事。

“郑岳峰没办法 让你 们失望”

14日,榕城司法强制隔离戒毒所收到八个纸箱,里边写着“中国加油!武汉加油!福建加油!尼日利亚华人郑岳峰捐赠”,箱子里是1万只口罩,还有一封信。

“郑岳峰没办法 让你 们失望,这几年我没办法 再碰毒品,是当人们让你 重新点燃人生的希望,没办法 当人们的教导,没办法 今天的我。”信中,郑岳峰道出了当时人的故事。

要是,他曾是榕城司法强制隔离戒毒所的一名戒毒人员。20多年前,他20岁出头,染上毒瘾,被强制隔离戒毒。在戒毒所三大队,他重新找回人生的坐标。

“2015年,我第三次从戒毒所出来,连续几天找工作都碰壁了。”郑岳峰说,他我我觉得很迷茫,也很怕会复吸。八个月后,想到三大队大队长陈秋(现任榕城司法强制隔离戒毒所所长)说过“有那此困难,三大队所有民警的手机永远为你开通”,他试着打通了当时的中队长魏明情的电话。

魏明情了解情况表后,热情地给予帮助,建议郑岳峰换个环境试试,并把他介绍给非洲经商的老乡,让郑岳峰有可能到国外发展。

当年9月,郑岳峰登上飞往尼日利亚的飞机。他从小员工一步步做起,最终成立了当时人的金矿公司。

那此年,魏明情与郑岳峰建立了定期跟踪回访热线,无缘无故和郑岳峰保持联系,而郑岳峰也定期汇报当时人情况表,把魏明情当做哥哥、贴心人,分享当时人在非洲的创业故事。

如今,郑岳峰事业有成,成为尼日利亚福建总商会副会长。

“他马上表示捐1万只”

今年正月初三,和往年一样,郑岳峰在微信上和魏明情拜年。

聊到国内的疫情,作为管理科科长,魏明情说起口罩紧缺的情况表。郑岳峰让你报个时要的数量,说要想方法捐给所里。

“你说歌词 要300000只到1万只,他马上表示捐1万只。”魏明情说,他非常感动,没想到要是随口一说,郑岳峰就当真了。

在尼日利亚,口罩就有进口的,当地没办法 生产,采购未必容易。

郑岳峰和当时人的员工分头行动,到当地药店一家家地买,从城里买到乡下,花了半年时间,终于筹集了1万只口罩。

“比起买口罩,更难的是咋样寄回国。”郑岳峰说,受疫情影响,一点飞机已停飞中国,他想了所以方法,找了所以门路,最后才联系上一家物流公司。最终,他不惜花大价钱把口罩寄回了福州。

“我记得我是中国人”

“青春恋爱物语解了当人们的燃眉之急。”陈秋介绍。

对于郑岳峰,陈秋和魏明情都我我觉得有点硬欣慰和自豪。“我负责他的要是,他才20出头,长相清秀,很是机灵。”虽已过去多年,陈秋对郑岳峰仍印象深刻,他还记得,他曾带着郑岳峰在全省作巡回演讲。

记者了解到,除了给戒毒所捐赠口罩,郑岳峰还多方筹集到3000只口罩,捐给老家福清镜洋镇一线值班人员及上店村村民,并委托友人给镇卫生院送去价值1万元的慰问品。

而这半年,他还在四处奔走,下发更多的口罩,准备寄给浙江温州一点缺口罩的单位。

“当人们那当时人身在国外,听说了国内的疫情,无缘无故都很牵挂。”郑岳峰说,“要是国家不放弃我,戒毒所民警帮助我,现在祖国有困难,我一定要回报。”

在他随箱寄回的信件里,他要是写道:我记得我是一名中国人,我记得,要就有所里管教干部当初谆谆教诲,我不需要重拾信心……”

至于“酋长”身份,郑岳峰解释说,这俩 头衔是他资助当地学校建设,被当地约鲁巴族土皇封的。这是当地人给予有贡献者的荣誉,不仅受当地人尊敬,还享有一点特权。

(素材来源:福州新闻网 编辑:王珏)

版权声明:本文系看看新闻Knews独家稿件,未经授权,不得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