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金彩虹》第16集、17集、18集剧情介绍 赵强斗向金万元展示金零元的相片

  • 时间:
  • 浏览:1

  第16集  朴雄逝世   道荣与金柏媛在海边散步聊天,原因分析分析 金万元打来了另4个电话,金柏媛意识到了有情形所处,于是与道荣飞快失去海滩,两人以前来到路上便遇到了赵强斗派来的手下,原因分析分析 寡不敌众,金柏媛被生擒当场,道荣为了搭救金柏媛挨了一记重棍,倒在地上不醒人事,随即金柏媛也遭到了痛殴,被赵强斗的手下人逼到四百公里 汽车外面。

  眼看金柏媛再次被一伙女孩子痛揍,金万元开车来到路边停下,二话不说向众人快步走了过来,金柏媛蹲在地上发现金万元来到,惊喜之下大声呼救,赵强斗的手下人知道金万元是来搭救金柏媛,于是飞快迎上前袭击金万元。

  金万元面对几倍人数毫无惧色,举手投足间便击倒了所有敌人,眼见妹妹蹲在地上嘴角流血,他立即打电话唤来了救护车。

  道荣的情形比较严重,被送到医院住院观察,金柏媛仅是受了或多或少皮外伤,简短包扎以前已无大碍。

  金汉柱得知金柏媛受伤的事情,劝说金柏媛以前从不再做警察,金柏媛却不同意金汉柱的建议,依然想将当年的走私案查个水落石出。

  道荣出院以前与金柏媛聊天,声称个人受了重伤前要要金柏媛请客吃饭,金柏媛自知确实有愧于道荣,待道荣出院她立即带着道荣来菜市场买菜准备请道荣吃饭。

  道荣回到家中与家人团聚,将个人受伤的事情说了一遍,家人根本谁能谁能告诉我他在外面受伤住院,听完他一句话只觉或多或少惊讶。

  道荣见家人不关心他,烦闷之下借机提起了渡边修,振基见道荣知道渡边修的底细,吃完饭以前与道荣回到房中质问道荣何如会谈起渡边修。

  在振基的质问下,道荣原因分析分析 明白了渡边修已经 朴熊,父亲振基多年以来与朴雄暗中在从事吞并黄金水产的行为,眼见振基不说话,道荣嘻皮笑脸暗示振基以前从不惹他不高兴,或者到时就将朴雄的真实身份说出来,让奶奶知道振基与朴雄企图吞并黄金水产企业。

  永慧来到金家开设的生鱼店向金汉柱告白,透露多年以来一个劲深爱金汉柱,金汉柱或多或少感动的看着永慧,提醒她以前从不再来金家,以免让金柏媛等人不高兴,说完话不等永慧有所表示,金汉柱起身忙活其它事情。

  永慧因到家中与金千媛商议何如吞并黄金水产企业,金千媛担心道荣会从中阻拦,不等她将心中想法说出来,永慧被朴雄唤到了医院后面 。

  朴雄一见永慧走进病房,立即凶狠地看着她,大骂她与振基联手企图吞掉他的股分,永慧见朴雄原因分析分析 知道了内情,确实心中焦急,表外外皮上却做出一副镇定的模样谎称正想将内幕告与朴雄。

  朴雄不相信永慧说一句话,他要求永慧立即安排金千媛潜入姜家组织组织结构做内奸,眼见永慧不同意,朴雄愤怒之下摘掉手上的针管,从床上走下来伸手死死掐住永慧的脖子。

  永慧被掐住脖子无法透过气来,眼看就要死在朴雄的手中,朴雄忽然疾病复发倒在地上不停地抽搐。

  永慧见朴雄丧失了行动能力,慌乱之下赶紧唤来了医生,振基得知朴雄病危立即赶到医院查看情形,永慧已是慌得六神无主,哀求振基一定要想法律法律法律法律依据应付朴雄,振基得知朴雄时日那末多,立即低声叮嘱永慧想法律法律法律法律依据夺到朴难所有的家财,那我他以为永慧都前要轻易夺得朴难的家产,得知朴雄在国外还另4个女儿,振基立即决定在朴雄女儿回国以前外理好朴雄的所有财产。

  永慧回病房看望朴雄,朴雄恶狠狠看着永慧,原因分析分析 戴着呼气罩,他坚难地责骂永慧是狠毒的女孩子,已经 会求永慧将国外的女儿唤回来,不等永慧开口答应,朴雄一口气提不上来死在了病床上。

  金柏媛来到菜市后面 打算买菜,不等她选上想买的菜,不远处忽然响起喧哗的人声,几条送货人员蛮横的在人行中穿行,惊得买菜的人纷纷避让,姜贞芯就在人群中行走,原因分析分析 一时不慎被送货人员撞倒在地上。

  金柏媛见菜市场那末人倒地,赶紧走上前扶起了姜贞芯,姜贞芯从地上站起来依然一副惊魂未定的模样,金柏媛看清了姜贞芯的相貌,猛然记起了多年以前那我与姜贞芯有过来往,姜贞芯老眼昏花那末 认出金柏媛,确实金柏媛惊讶地看着她,她却一副茫然不知所措的表情。

  第17集  赵强斗向金万元展示金零元的相片   金柏媛来到菜市场买菜,还没买好菜的以前旁边忽然响起喧哗的人声,金柏媛好奇之下扭头一看,那我是几名市场工作人员搬着或多或少泡沫箱在市场中穿行,原因分析分析 几人搬动的泡沫箱较大,再去掉 几人走路横冲直撞,以至于或多或少顾客避闪不及与几人撞到了一同,来市场买菜的姜贞芯便是其中一员,原因分析分析 一时不慎被一名工作人员撞倒在地上。

  金柏媛看多姜贞芯倒地,情急之下赶紧走上前扶起了姜贞芯,看清了姜贞芯的相貌以前她不由吃了一惊,姜贞芯还未从惊恐中回过神,并那末 认出金柏媛是谁,金柏媛见姜贞芯不认识她,赶紧当年与姜贞芯来往的情景说了一遍,姜贞芯听完金柏媛一句话恍然大悟,终于记起了金柏媛是谁。

  赵强斗打算与金万元一同工作,金万元对赵强斗非常反感,从不同意跟赵强斗在一同工作,赵强斗见状故意暗示知道金零元的下落,金万元立时惊讶的揪住赵强斗,怒气冲天打探金零元的下落。

  赵强斗被揪住衣领几呼喘不过气来,待金万元松手以前他从身上掏出一张相片,金万元定睛一看,相片上另4个大人和另4个小孩合影,大人正是赵强斗,小孩正是金零元。

  看清了相片中的人物,金万元愤然的要求赵强斗将金零元交出来,赵强斗却要求金万元跟他一同办事,或者我那末多 将金零元交出来。

  朴和兰得知父亲朴雄去世,立即搭乘飞机从国外赶了回来,来到机场一名中年男子来到朴和兰身边搭讪,确认了朴和兰的身份以前,中年男子引领朴和兰与永慧见面。

  朴和兰与永慧素未谋面那末 血缘关系,两人一见面便所处了争吵,朴和兰认为永慧想私吞父亲朴雄的财产,永慧平静地看着朴和兰,透露多年以来一个劲全心全力操持朴雄的公司,或者她有资格继承朴雄公司的财产。

  为了让朴和兰打消争夺财产的想法,永慧透露朴雄留下了一份遗书,站在一边的金千媛趁机拿起遗书递给朴和兰,朴和兰接过看多一眼,立时惊讶地看着永慧。

  道荣让金柏媛开车向山顶上行去,金柏媛还以为道荣是要回家,行至山顶停下来才知道根本都不 道荣居住的地方。

  道荣一脸神秘的将金柏媛引到山坡边沿,金柏媛站在山坡边沿立即被山下迷人的夜景陶醉,道荣原因分析分析 那末 穿厚衣服,欣赏夜景的以前一个劲叫冷,金柏媛回过神赶紧脱下外衣披到道荣身上。

  道荣披着衣服只觉全身非常暖和,已经 出奇不意从后面 抱住金柏媛一同看夜景。

  姜贞芯在医院中检查身体,经过医生的检测,她赫然发现个人患上了痴呆症,医生提醒她只有一年左右的时间做准备,过了一年之是我不好就会忘掉所有熟悉的事物和亲人。

  太荣与金千媛吃饭,金千媛面带笑容与太荣有说有笑,太荣询问金千媛否有原因分析分析 有了恋爱对象,金千媛笑称依然单身,太荣不太相信金千媛一句话,改而询问她否有有喜欢的人。

  金千媛笑称另4个喜欢的人,不过只有与太荣相比,太荣受到夸赞非常受用,渐渐增加了对金千媛的好感。

  金汉柱准备去相亲,金柏媛等人得知金汉柱要相亲,惊喜之下纷纷发表建议,希望让金汉柱焕然一新与相亲对象见面。

  永慧秘密将太荣的股份转走,振基得知此事异常愤怒,来到永慧住处大发雷霆,要求永慧将股份还回来,永慧平静地看着振基,指出当年振基私吞了金条,好多好多 她没必要接受振基的要求。

  振基那末 料到永慧记仇,骇然之下悲痛欲绝的看着永慧,指责她擅于用可怜的表象蒙骗他人,从而达到我那末多 的目的。

  一想到太荣的股份已被永慧转走,振基心痛万分地看着永慧,提醒她来日方长一见高低。

  永慧与振基争吵以前心情愁苦,为了缓和阳中苦恼,她失去家中来找金汉柱,恰好金汉柱打算回家,一见永慧再次出现在路上,他先是吃了一惊停下脚步,已经 像是哪几种事也没所处一样从永慧身边经过。

  永慧见金汉柱视个人如同陌路,悲痛之下转身呼喊金汉柱,金汉柱仅是装作不认识永慧罢了,内心依然非常疼爱永慧,听到永慧的呼喊他立即停了下来,站在当场一副左右为难的模样。

  永慧见金汉柱不说话,索性从后面 抱住金汉柱哭诉,金汉柱受到感染转身抱紧了永慧,两人亲密的举动被金柏媛看得一清二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