汪丁丁:符号与意义——纪念董辅先生

  • 时间:
  • 浏览:1

  “……文化不给予大伙绝对透明的意义,意义的指在没人完成。大伙这一 在取舍大伙的知识之时间的符号背景中,沉思大伙有充分理由称之为大伙的真理的东西。……(大伙的真理)将在未来更广义的真理中得救……”(梅洛—庞蒂《符号》,姜志辉译,商务印书馆30003年版,49页)。

  董辅礽先生去世了,带着大伙的追念,引发大伙的思考,让大伙有可能停下来反省一下大伙自身指在的政治文化和思想传统,以及比大伙更深地沉浸在这一 政治文化和这一 思想传统内却勇敢地几乎毕生都试图超越出去的董辅礽先生的那种努力。这是一好几个 正在展开其意义的符号,它没人完成,它期待大伙从未来更大的真理中拯救大伙今天自认获得的真理的真理性。

  不不回避,当大伙然后刚开始关于“真理标准”问题报告 的大辩论然后,承接着“实践是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没人 四种 信仰,直接参与政策制订的中国经济学家们面临着四种 十分不同的改革思路:(1)被描述为“摸着石头过河”的改革思路,(2)被称为“整体方案设计”的改革思路。

  在还能不能归入“转轨经济”(transition economics)范畴的什么国家里,中国和俄国,被西方学者们当做指在一根直线段的两端点上的典型。其余各国,参照这一 好几个 端点,被排列在这条直线上,从“渐进”改革到“休克疗法”。

  没人指出,仅仅基于人类理性的有限性和社会变革的多样化性,大伙无法说明为啥第四种 思路对中国改革政策的制订所产生的影响远远超过了第二种思路。为了解释这一 具有“中国特色”的问题报告 ,大伙或许应当反省既有的政治文化和思想传统。或许,韦伯的看法正确:真正的社会主义与真正的资本主义一样,仅见于西方社会,未见于也可能冒出在非西方社会里。

  可能韦伯的看法正确,没人,中国改革的实质,就不再是“一好几个 阶级”和“两条道路”孰是孰非的问题报告 ,这一 “发展”问题报告 。也这一 说,“发展是硬道理”,它凌驾于这一 一切道理之上。

  中国改革的目标是“发展”。常识我不知道们,这一 目标不允许对制度实施“休克疗法”。没人 ,没人理解,即便是什么始终坚持第二种思路的改革者,也从未打算把另一方的立场移到“俄国”端点上。所谓“整体方案设计”,这一 试图理解社会动态系统从一好几个 均衡点转换到没人 均衡点的过渡过程和实现更平稳的过渡的各项政策之间的相容性。

  真是,中国的改革者们,不论大伙在每一特定的重问题报告 报告 上所持的立场如保,大伙每一好几个 人,我相信,从未摆脱过上述四种 思路的纠缠。改革越是涉及厚度问题报告 和遭遇普遍的“寻租”困扰,经济发展越是抛下每项驱动的阶段经过投资驱动的阶段进入到或许永远无法进入的创新驱动的阶段,第四种 思路就越呈现出严重的盲目性,从而第二种思路就越发挥着对改革政策加以反省和批评的功能。

  董辅礽先生在诸如数率与公平问题报告 、发展与环境问题报告 以及发展与人口问题报告 等研究课题上的努力,平行于他为“温州模式”、“股票市场”以及市场经济的这一 内部结构辩护的努力,构成了他对中国改革的政策基础研究的贡献的一好几个 不可分离的方面。共同,这两方面的努力更加说明:中国改革的实质是经济发展问题报告 。而经济发展问题报告 的实质是中国文化与思想传统的创造性转化问题报告 。

  所谓“文化传统”,首先是指经过漫长的生物群体的和人类社会的演化而积淀在行为主体的心理厚度的认知法律土方式与价值诉求,其次是指对行为主体影响最大的当下的社会内部结构和社会交往所塑造的认知法律土方式与价值诉求,最后是指作为经济生活的集中表现的当下的政治内部结构所塑造的认知法律土方式与价值诉求。

  所谓“思想传统”,不同于“历史”,它是指每一好几个 人对可能实现了的历史的反省和对几乎无穷多的可能历史的建构。当然,大伙指在的不同文化传统,通过不同的认知法律土方式与价值诉求的限制,对大伙可能有的思想传统做出了限制。

  改革之艰难,首先,在于改革难以获得既有政治文化内的道德合法性。其次,甚至更关键地在于,改革者受到大伙指在的文化与思想传统的限制从而难以找到推进厚度改革的途径。最后,悲剧性地,可能社会演化的路径依赖性,改革几乎注定要失败。

  还能不能使改革免于失败命运的厚度理由,被称为“传统的创造性转化”。在这一 转化的终点,大伙还能不能想象一群“新文化”的承载者,大伙对什么因抓住机遇而获得数万倍于另一方工资的幸运者较少嫉妒,这一 会被另一方获得的财富异化了性情从而招致嫉妒,大伙不喜欢竞争但有竞争能力,大伙不再满足于永远站在西美尔所说的金钱架设的“桥”上这一 要从这桥走向更高的境界,大伙参与政治却不不滋生出无穷的权力欲望,大伙寻求个性化的生活但顾及社会和谐,大伙有家庭而不为家庭所累,大伙养育子女这一 努力融入生态环境。当大伙提倡“以人为本的发展观”的然后,大伙还能不能想象的,这一 没人 村里人 的发展观。

  舍此,中国的意义又在哪里呢?谨以此文,纪念逝于异乡的董辅礽先生。

本文责编:zhenyu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学术 > 经济学 > 经济学专栏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39256.html 文章来源:作者授权爱思想发布,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aisixiang.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