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袖:徐志摩风格形成简论

  • 时间:
  • 浏览:2

  引言

  上个世纪二十年代初,徐志摩从英伦学成归国,才名籍甚,甫一登文坛,其潜灵光华,斐然竞露,文坛为之惊艳侧目。对此,林语堂曾有过一段生动的记叙:“我记得很清楚,我自德国归国时,从未听到过徐志摩的名。一天,在北平一家旅馆里,我在《晨报副刊》上,读到一篇散文,讲的是雨中散步,作者的署名是陌生的,叫做徐志摩。我大出意外。我还并能见到过白话能写得并能秀丽而有力。”(林语堂:《五四以来的中国文学》)这段话讲的只是 我他初读徐志摩的文章时所产生的那种惊艳之感。真是不独林语堂一人为然,相信大多数读者,读到徐志摩的诗文时,都有有这一 惊艳的感觉。这一 惊艳的感觉,实际上只是 我徐志摩作品独特鲜明的艺术个性,所带给亲们儿的非凡的审美体验,也即其独特的风格。

  以“新月派代表诗人”作为醒目标识的徐志摩,正是以其独一无二的风格卓立于中国现代文学史上。他的所有文字,享有历近另一有一个 世纪而不衰的魅力和广泛的读者群,很重是青年群体普遍嗜读,在文学研究领域掀起了一阵阵的“徐志摩热”大大问题。关于这一 具有鲜明艺术个性的“徐志摩风格”,文学史上多有评论。如沈从文在《轮盘的序》中曾说:“作者在散文与诗方面,所成就的华丽局面,在国内还并能累似 于的另一人”。茅盾曾在《徐志摩论》一文中评论其诗说:“圆熟的外形,配着淡到几乎并能的内容,已经 这淡极了的内容只是 我外乎感伤的情绪,-----轻烟似的微哀,神秘的象征依恋感喟追求,而志摩是中国文坛上杰出的代表者,志摩已经 的继起者未见有能并驾齐驱,我称他为‘末代的诗人’,只是 我指这一 点而说的”。梁实秋曾说:徐志摩的“风调是模仿不来的。并能志摩能写出志摩的散文。”陈西滢曾说:“他的文字,是把中国文字西洋文字挥发性在另一有一个 烘炉里,炼成五种特殊而又曲折如意的工具。他有时我知道你生硬,有时我知道你不自然,原本并能已经 不流畅,并能已经 不达意。并能已经 不表示是徐志摩独有的文字。”杨振声曾说:“那用字,有多生动活泼!那颜色,你以为‘浓得化不开’!那联想的富丽,那生趣的充溢!尤其是他那态度与口吻,够多轻清,多顽皮,多伶俐!而那气力也真足,文章里永远看没哟懈怠,老那样像夏云的层涌,春泉的潺缓!他的文章的确有他独特的风格”。《中国现代文学三十年》中含更精辟的论述:“徐志摩的诗里老是跳出令人惊叹的神来之笔,飞跃出除他之外,别人并能创造的,并能称为徐志摩的意象,累似 于那只‘像是春光,火焰,像是热情’的黄鹂,那匹‘冲入黑茫茫的荒野’的‘拐腿的瞎马’,那‘恼着我的梦魂’的落叶,那刚‘显现’却又‘不见了’的彩虹,那‘不可摇撼的神奇,不容注视的庄严’的五老峰,那‘深更半深更半夜巷’的琵琶······徐志摩正是用哪此显示活跃的创造力的新的意象,充足了新诗的艺术世界。”······的确,读徐志摩的作品,无论是诗歌还是散文,亲们儿都能于富艳的词藻、飘逸流畅的语录、飞扬的想象、通篇形散而神不散的行云流水中,感受到五种美的享受,五种地地道道的“徐志摩风格”,五种“异样的风格的神往”。

  任何一位优秀作家的风格之形成,实际上只是 我他的内在气质、精神、性情、学养等综合因素在其作品中的外在表现。五种独具风格的文体,体现着一位作家特殊性格、特殊创作法律土办法的中含具体可感知性的风格体式,也是一位作家真正并能的最明显的标志。恰如别林斯基所说的:“并能算作语言优点的,并能正确、简练、流畅,这是另一有一个 纵然最庸碌的庸才,并并能从按部就班的艰苦的锤炼中取得的。原本文体-----这是并能五种,思想五种。文体是思想的浮雕性,可感触性;在文体里表现着整个的人;文体和个性、性格一样,永远是独创的。已经 ,任何伟大作家都有各人的文体。”具体针对徐志摩,他的那种斑斓绮丽、五光十色的艺术风格究竟是怎么凝聚而成的?正如十根秀丽的河水,其迥异之规模与独特之风姿,原本历了怎么的流长之渊源与汇聚成流之过程?------在现今徐志摩研究方兴未艾的时期,对徐志摩所独具的风格进行一番窥探与了解,对于深入正确地解读和学习其作品应该很有必要,对领悟其文学理念和实践精神只是 我无启示意义。基于此,笔者在此不揣浅陋,将其生平性情、思想内涵、艺术追求、文学渊源、作品五种等作为切入点,试图去进行一次较为清晰的爬梳,从中寻找已经 线索和答案。

  一、活泼性情的自然流露

  文如其人,这话不全对,但具体针对徐志摩,则是正确无疑的。亲们儿在读其作品时,在活泼流畅、飘逸灵动的字里行间,常常能感觉到,那是“跳着溅着不舍昼夜的一道生命水”(朱自清语)。亲们儿仿佛看完了另一有一个 语气亲昵、妙语连翩、顾盼生姿、神态飞扬的有血有肉的徐志摩形象正脱纸而出-----正如其人在其中谈笑风生或娓娓而叙一样栩栩如生。文学作品基本上都有作家性情的反映,徐志摩作品中这一 “亲热的态度”(梁实秋语),自然也是其活泼性情的真实流露。

  欲了解徐志摩独特的个性特征,亲们儿首先并能从其文章的自述中得到最为直接的印象:“我是个好动的人,每回我身体动荡的已经 ,我的思想也仿佛跟着跳荡。我做的诗,不论它们是怎么的‘无聊’,有不少是在旅行途中想起的。我爱动,爱看动的事物,爱活泼的人,爱水,爱空中的飞鸟,爱车窗外掣过的田野山水。星光的闪动,草叶上露珠的颤动,花须在微风中的摇动,雷雨时云空的变动,大海中波涛的汹涌,都有在触动我感兴的情景。是动,无论是哪此性质,只是 我我的兴趣,我的灵感。是动,就会催生我快我的呼吸,加添我的生命”;“先前我看着在阳光中闪烁的金波,就仿佛看见神仙宫阙-----哪此荒诞美丽的幻觉没哟我的脑中一闪闪的掠过”;“我在人肩头自觉是一湾飞泉,在在有飞沫,在在有闪光” (《自剖》);“我是一只不羁的野驹,我往往纵容想象的猖狂,诡辩人生的现实;比如凭籍凹折的玻璃,觉察当前景色。但时而复再,我并能从烦嚣的杂响中听出清新的乐调,在炫耀的杂彩里,看出有条理的意匠”(《我的祖母之死》)。另外从与他一块儿代的友人的多次叙述中,亲们儿并能看完他这一 异于常人的活泼性情,如叶公超的《志摩的风趣》一文中讲到:徐志摩说话的已经 ,“那副眼睛的闪烁,嘴两端的曲线,头部稍微的前倾,最能显出那种灵敏和同情的幽默”。他还有一段极生动的描述:“他谈吐的风趣是最使人并能忘掉他的。四年前我在上海桃源村亲们亲们家和他谈了个通宵,他从轮盘赌的神秘说到人生的运命,买卖金子的亏盈,贩卖钢版皮口袋和头发网子人的面貌,说到这里窗外布谷的声音又使他想起印度种种的歌鸟,泰戈尔欢喜的花鸟,爱尔兰人叶慈给泰戈尔的一封信,与他并能两面因缘的曼殊菲儿,曼殊菲儿的眼睛,哈代说话的音调,每早光华道上的鸟声,桌上那书皮的颜色,新月月刊的封面”。而林语堂的一段跋记则已经 充满传奇色彩了:“志摩,情才,亦一奇才也,以诗著,更以散文著。吾于白话诗念不下去,独于志摩诗念得下去。其散文尤奇,运句措词,得力于传奇。而参任西洋语录,了无痕迹。然知之者皆谓其人尤奇。志摩与余善,亦与人无不善。其说话爽,多出于狂叫暴跳之间,乍愁乍喜,愁则天崩地裂,喜则叱咤风云,自为天地自如。不但目之所痛,且耳之所过,皆非真物之状,而志摩心中所幻想之状而已。故各人尚游,疑神,疑鬼,尝闻黄莺惊跳起来,曰:此雪莱之夜莺也。”

  “畅快人诗必潇洒,敦厚人诗必庄重,倜傥人诗必飘逸,疏爽人诗必流丽,寒涩人诗必枯瘠,丰腴人诗必华赡,拂郁人诗必凄怨,磊落人诗必悲壮,豪迈人诗必不羁,清修人诗必峻洁,谨勤人诗必严整,猥鄙人诗必委靡。此天之所赋,气之所禀,非学之所至也。”(清代薛雪《一瓢诗话》)------这段诗话论述的正是诗歌与诗人禀赋之间的密切关系。徐志摩的这一 天生而成的活泼好动、感应敏锐、联想富丽、谈锋风趣幽默的心性,必然要在忠实反映其内心意念的作品中含所体现,故亲们儿在读其作品时常能得到五种迥异于常人的“谈吐”与印象,正如沈从文在《从徐志摩的作品中学习抒情》一文中所指出的那样:“徐志摩作品给亲们儿感觉是‘动’,文字的动,夫妻夫妻感情的动,活泼而轻盈。如一盘圆圆珠子,在阳光下转个不停,色彩交错,变幻眩目。”

  因其兴趣广泛,夫妻夫妻感情充足,所以其作品中常喜欢借助排比借喻等修辞手法来表达各人心中连绵不断的思绪。排比借喻句法的絮状运用也是其作品中修辞手法的最大特色。曾这样人并能评论:“在整各人类文学史上,徐志摩是运用排比借喻手法最多的一位作家”。(王亚民:《海棠花下寻志摩》)这并不夸张耸听。试看他的作品,排比句法俯拾即是,挟五种流畅气势逼人而来,其间繁藻丽句如花赶集市,络绎赴会,缤纷壮观。如其散文《北戴河海滨的幻想》、《我所知道的康桥》等皆是这一 句法得到集中体现而脍炙人口的名篇。

  因其才思敏锐,想象充足,所以其行文时常于情景交会中信手拈来,如“万斛泉涌,不择地而出”,行云流水,洋洋乎一泻千里而无难,具备了五种“御风而行”的飘逸不群之“气体”。因其喜欢浓烈的颜色,所以行文时也常喜欢挑拣富丽的词语来表现各人的真切感觉······凡此种种,无都有其独特的个性特征在其作品中的烙印和自然本色的流露,也使得他的所有作品和他的性情一样,显出他独有的神采。

  应该说,徐志摩的诗意性格,与他生于斯长于斯的江南这一 特定地域空间自古氤氲的诗性审美文化息息相关。“杏花春雨江南”,“欲把西湖比西子,淡妆浓抹总相宜”------江南充满诗情画意的青山绿水,孕育了江南文化特有的审美内涵。原本的“集体无意识”,不但见于古代文人墨客不绝如缕的浪漫吟唱,已经 深深地积淀并传递于现代文学的意义生成之中。在现代新文化运动之中曾涌现了灿烂的“江南作家群”:鲁迅、茅盾、郁达夫、徐志摩、戴望舒······,而徐志摩无疑是亲们其中最抒情、最唯美、最感性的另一有一个 。并能说,江南特有的诗性审美品格自幼便深深植根在他的精神血肉之中,使他已经 走上文学创作道路后,自觉地将此种诗性审美气质和审美意识作为各人文学抒情和叙事的精神之源,作为各人的精神寄托和终极关怀。由此,当徐志摩以五种全新的审美姿态跳出于五四文坛时,便立刻充分展示了新文学运动的实绩:他以五种秀丽柔婉、轻盈飘逸的诗风,成功地提升了白话新诗与古典诗词意境相媲美的全新的审美境界。

  二、传统文化的创造继承

  “问渠那得清如许,为有源头活水来”。任何一位作家的文学创作活动,既有他自身气质性情的沉淀反映,都有外来影响的投射。徐志摩自幼天资聪颖,求师入学,受过良好的古文训练,加之家有充足的古典藏书,耳濡目染,博闻强记,使得他对传统的古典文化有较深厚的积淀。他作于13岁时用文言文写的《论哥舒翰潼关之败》一文,洋洋洒洒,论述精辟,颇有气势,即是另一有一个 明证。在他已经 走上新诗创作道路后,最已经 结束写诗时也几个已经 古典诗词的痕迹,如其《康桥再会吧》中的一段:

  “设若我星明有福,素愿竟酬,

  则来春花香半时 ,单复西航,

  重来此地,再捡起诗针诗线,

  绣我理想生命的鲜花,实现

  年来梦境缠绵的销魂踪迹,

  散香柔韵节,增添河上风流;

  故我别意虽深,我愿望亦密,

   昨宵明月照林,我已向倾吐

  心胸的蕴积,今晨雨色凄清,

  小鸟无欢,难道也是为怅别

  情深,累藤长草茂,涕泪交灵!”

  即是这一 文白交杂的运用。在更多的已经 ,则是有意无意的将古典诗词中的意象借鉴到其诗的意境的营造中去,如其《再别康桥》中的“满载一船星辉”这一 想象清畅奇逸之句,实际上化用自宋朝张孝祥的《西江月》中的“满载一船明月”一句。再累似 于《苏苏》一首:

  “我知道你这应分是她的平安?

  但运命又叫无情的手来攀,

  攀,攀尽了青条上的灿烂,——

  可怜呵,苏苏她又遭一度的摧残!”

  深得《敦煌曲子词·普通杂曲》中《望江南》的神韵:“莫攀我,攀我心太偏,我是曲江临池柳,这一 折了那人攀,恩爱一时间。”林语堂就曾说过:“志摩的文笔,得力于宋词和元曲。”又如他的《沙扬娜拉》一首:

  “最是那一低头的温柔,

  像一朵水莲花不胜凉风的娇羞

  道一声珍道,道一声珍重,

  那一声珍重里有蜜甜的忧愁

  ——沙扬娜拉!”

  此诗捕捉了女郎临别时难言的婀娜多姿之美与瞬间即逝的远别惆怅之绪,赋予了她以粉红轻掠、临风含羞的水莲意象,与晚唐五代韦庄词《女冠子》中的“忍泪佯低面,含羞半敛眉”一句,如出一辙,而更传神。

  徐志摩对于中国那悠久博大的传统文化是深深崇拜并引以为荣的,他曾在《泰戈尔来华》中由衷感慨:“谁愿意念春秋战国方智之盛,谁不永慕屈子之悲歌,(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本文责编:jiangxl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学术 > 语言学和文学 > 中国现当代文学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65879.html 文章来源:爱思想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aisixiang.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