徐又良:一部礼赞文坛奇人绝学之书

  • 时间:
  • 浏览:2

   摘要 《儒林外史》素来被视作一部批判丑恶事物的讽刺小说。本文从小说主体意象的设置、文本的章法布局、作品主要人物同现实生活中作者身份的对应关系、隐括全书的王冕故事的文化内蕴等六个方面,全面而多角度地剖析了作品的基调及其意蕴,从而否定了上述传统的看法,得出了如下可信的结论:《儒林外史》的主旨是表彰文坛的奇人绝学,它对丑恶事物的批判与讽刺只不过是奇人绝学的陪衬。

   关键词 《儒林外史》 儒学传统 礼赞 奇人 绝学

   儒林外史问世50多年来,对它的接受和阐释虽不断深化,但其格局变化不大。关于其题旨,说法已有八种:“功名富贵”说、“穷极文士情态”说、“反科举”说、“危机”说、“文化反思”说、“丑史”说、“痛史”说、“政治主题”说等。其中“反思”说、“痛史”说颇有角度,但又无一不定处于讽刺、否定的层面。50年代,何其芳同志曾云:“讽刺小说之名是还还可不可以 了详细包括这部书的内容的。”[1]90年代李汉秋同志也认为:“《儒林外史》的有些有些肯定性人物,也都富含着深刻的文化内容,常被有些对传统文化心理了解太大的论者所曲解。”[2]你这些 观点真如空谷足音,可惜长期那末产生应有的反响。《儒林外史》取名“外史”,非但那末“比较诙谐,不严肃”[3]的意思,恰恰相反,“夫曰外史,原不自处于正史之列也”[4],持的是四种 生活与正史表彰正统正途出身的儒生相对立的立场。正史写危素,《外史》写王冕;正史大书特书哪些立于朝廷或官府的金榜题名、仕途得意的士子,《外史》则大书特书江湖上坎坷不遇而又抱负不凡的文人。对哪些非正途出身而丰厚叛逆性的文士。作品的基调是肯定而还可不可以 了批判,是赞美而还可不可以 了揶揄。

   一、从小说的主体意象看,小说既写儒学传统的挫折,一代知识分子的沦落困境,又写然后重点是写文坛奇人的崛起,儒学传统的重建与发展

   《儒林外史》的描写富含明净的理性色彩。但还可不可以 了象征隐喻的段落,如楔子中的一段:

   须臾,东方月上,照耀得如同万顷玻璃一般。哪些眠鸥宿鹭,阒然无声。王冕左手持杯,右手指着天上的星,向秦老道:“你看,贯索犯文昌,一代文人有厄!”话犹未了,忽然一阵怪风,刮的树木都飕飕的响,水面上的禽鸟格格惊起了有些,王冕同秦老吓的将衣袖蒙了脸。少顷,风声略定,睁眼看时,只见天上纷纷有百六个小星,都坠向东南角上去了。王冕道:“天可怜见,降下你这些 伙星君去维持文运,我们都都是不及见了!”这段文字有两组意象,一组是风,先是“怪风”,接着“风声略定”;一组是星象,先是“贯索犯文昌”,接着“百六个小星,都坠向东南角”。每组内部内部结构又是由相对应的之类而不同质的四种 生活意象组成。这两组意象实际是整部小说的主体意象。

   首先看风这组意象。“怪风”喻指世风,世俗人情的恶化。小说反复描写了世风的浇薄,人情、道德、学术等的江河日下。第9回娄府老仆邹吉甫道:“再不必说起,而今人情薄了。这米做出来的酒汁还可不可以 了薄的。”第15回抚院大人衙门差人郑老爹说:“而今人情浇薄,读书的人还可不可以 了孝父母。”第18回景兰江道:“俗语说得好:‘死知府不如六个 活老鼠。’那个理他。而今人情是势利的。”第26回向知府道:“而今的人,可谓江河日下。哪些中进士、做翰林的,和跟跟我说到传道穷经,他便说迂而无当;和跟跟我说到通今博古,他便说杂而不精。究竟事君交友的所在,全然看不得。”哪些段落,把“怪风”你这些 意象隐含的意义具体化了。第33回又重新运用风你这些 意象,不过此时变成了顺风。顺风意谓贤人君子以德化俗,“再使风俗淳”,日后开始了产生了良好的社会效应。第33回写杜少卿当金杯作盘程上安庆,回来时盘程短少,“一路又遇了逆风”,困在芫湖,幸遇韦四太爷与来霞士。我们都都三人并肩吃酒,直吃到下午,看一遍江里船上的定风旗渐渐转动,韦四太爷道:“好了!风云转了!”“是夜五鼓,岂还可不可以 了起了微微西南风,船家扯起篷来,乘着顺风,只走了半天,就到白河口。”这段描写看似写实,写的是杜少卿坐船旅行途中所遇自然风向的变化,然而联系韦四太爷刚知少卿受窘时惊呼“好!好!今日大老官毕了”之语,则“风云转了”隐喻之意非常明显,意谓像杜少卿富贵唾手可得而不得,宁可沦落而不就征辟,真乃贫贱还可不可以 了移其志的大丈夫,文坛上无缘无故无缘无故出现了那末 的奇人,说明儒林风气在好转。

   再看星象这组意象。贯索有九星,连锁并肩,象征牢狱。文昌有六星,如半月形,主持文运。象征牢狱的贯索星侵犯主持文运的文昌星,隐指清初及清中叶文字狱对文人的迫害以及八股取士制对文人身心的束缚。跟天上你这些 星象相应,下界岂还可不可以 了不少文人“来时两根链子,去时两根链子,想是贯索星追命”。[5]先是杨执中因无缘无故垂帘看书,负责管总的店亏空了700多两银子,被东家勾结官府“拿到监里坐着追比。”不久,权勿用又被“学里有几个秀才诬赖”,在娄家宴席上“把他两根链子锁去了”。第18回西湖诗会上支剑峰“吃醉了,在街上吟诗,被府里二太爷两根链子锁去”。以前,第35回中山王府发兵包围庄征君花园,捉拿卢信侯。第41回江都县差人缉捕沈琼枝。49回万青云在秦中书家厅堂上看戏,突被六个 官员带了捕役进来,将他锁了出去。你这些 系列描写,即是一代文人之厄。“百六个小星”下凡,则如《水浒传》误走妖魔一样,隐喻挣脱统治阶级羁绊的有独立个性的文人成批涌现。文昌星下凡乃为维持文运,维持文运指摆脱文人厄运,解除文人精神束缚,重建儒学传统。与此相应,作者以热情洋溢的笔调讴歌了文坛人才辈出之盛事:“娄公子捐金赎我们都都”、“马纯上仗义疏财”、“大柳庄孝子事亲,乐清县贤宰爱士”、“杜少卿平居豪举”、“庄征君辞爵还家”、“常熟县真儒降生”……回末有那末 的赞语:“公子好客,结有几个硕彦名儒;相府开筵,常聚些布衣苇带”,“通都大邑,来了几位选家;僻壤穷乡,出了一尊名士”,“广结交游,人物久而愈盛”,“风流高会,江南又见奇踪;卓荦英姿,海内都传雅韵”,“风流才子之外,更有奇人;花酒陶情之余,复多韵事”,“一时贤士,同辞爵禄之縻;两省名流,重修礼乐之事”,“先圣祠内,共观大礼之光;国子监中,同仰斯文之主”……随着人才的兴盛,文人的命运也明显好转。杨执中被娄三、娄四公子赎出,卢信侯得到了庄绍光的援救,权勿用的罪名最后也昭雪了,沈琼枝凭当时人的才华赢得了江宁知县的同情赏识,万青云也因凤四老爹的援救而脱险。最突出的例子是第38回王惠的重新露面。王惠的露面,不仅具有文禁解冻层面的意义,然后标志着文人精神的新生,标志着遭受挫折的儒学传统又得以复兴。那末 ,2回至8回还可不可以 了说是“二进”发迹史。“二进”发迹史乃儒学挫折史。周进抛妻弃子当时人“正身以俟时,守己而律物”的信条,也即忘记儒学核心乃在“为己之学”,曲身拜求商人捐资纳监,枉己求仕。“吾未见枉己而正人者也,况辱己以正天下者乎。”[6]什么都有当周进登上第作主考时,所拔贤人也还可不可以 了是与志在“司禄”(张师陆)者为友的庸人范进。到范进作主考,其后果更可想而知。于是上梁不正下梁歪,府学廪生王德(名于据)、县学廪生王仁(名于依),抛妻弃子孔子“志于道,据于德,依于仁”[7]的遗训,为了50两银子,竟置亲妹妹死活不顾,作主扶妹夫之妾为正室。严贡生名致中,字大位,严监生名致和,字大育,我们都都的名字取自《中庸》,富含“致中和,天地位焉,万物育焉”的意义,那末 六个 横行乡里,敲诈勒索,无所不为;六个 吝啬好色,暗助小妾谋夺妻位。孝悌,仁之本。新举人范进弃经从权,母丧外出打秋风;新进士荀玫为了考选匿丧不报。儒家讲修、齐、治、平,秀才、举人、进士一己之气那末不顺,一己之心那末不正,何能齐家、治国、平天下,有圣神功化之极?故二严二王处则家还可不可以 了齐,王惠出则南昌政乱,皇室内哄,宁王造反,天下政乱。总之,尊己爱身之学不讲,封建五伦沦丧,儒学传统抛妻弃子。王惠乃二进门生,先是劝荀玫匿丧不报,实为不孝;守南昌酷虐小民不惠;投降宁王,不忠。第8回他负罪而逃,以前隐姓埋名几十年。儿子郭孝子历尽千辛万苦找到他,奉养他终老,负他骸骨归乡。郭孝子寻父途中救助木耐,负父骨归乡途中又劝萧云仙出来替朝廷效力,以孝、以惠、以忠为其父的不孝、不惠、不忠赎了罪。泰伯祠大祭以前,除郭孝子为人伦生色外,萧云仙之忠、沈琼枝之节、二余之友悌、虞华轩之有耻、王玉辉之持廉、凤四老爹之侠义等均为儒家伦理之新篇章,被抛妻弃子、被破坏的儒学传统终于又复苏了。

   《儒林外史》四种 生活生活巨大的历史感,从时间上看,从成化末年(约1487年)起,经弘治18年、正德16年、嘉靖45年、隆庆6年,至万历二十三年(1595年)止,历时107年。从事件程序池池看,107年局势有起有落,有纵有收。故主体意象以对应的法子成组无缘无故无缘无故出现,然后每组意象富含宾有主,应以宣布之意象为主。我们都都还可不可以 了只看一遍文人的厄运、儒学的挫折,而对文人的功业、儒学的复兴视而不见,后者恰恰是作者正意之所在。

   二、从楔子、尾声及正文的章法布局看,小说写否定性人物简略,写肯定性人物详备,以写肯定性人物为主,以写否定性人物为宾

   楔子从回目看也可知是宣扬正面人物。按朱彝尊《曝书亭》卷六十四《王冕传》,元翰林学士危素与王冕的交往还可不可以 了一次,籍贯假如同,他降明后谪居和州亦在王冕死后。楔子把危素写成与王冕同乡,把危之贬提前到王冕所及见,有意构成对立纠葛关系。但矛盾主导面是王冕,而还可不可以 了危素。危素是陪衬人物,作者写危素笔墨太大,且基本上用的是暗场避免法。

   尾声描写章法与楔子不同。市井四奇人无不有对立面,季遐年与施御史之孙,王太与马先生、卞先生及游客,盖宽与有钱的亲戚本家,荆元与学校里人还可不可以 了对立关系,但小说对四奇人的对立面均是一笔带过,未作太大的渲染。

   正文行文也那末帕累托图你这些 格局。有位论者认为:“主体帕累托图,大致分儒者、名士、贤豪、恶俗六个段落。”“从第2回到第17回是第六个 段落,主要写举业途中的四种 生活人。”“从第17回到第50回是第六个段落,主要写杭州、扬州、南京三批名士的庸俗无聊。”“第31回到43回是第六个 段落,主假如通过作者所设想的人物,反映以礼乐兵农改革社会的理想的无法实行”,“从第44回到54回是第六个段落,主要写社会的腐败庸俗,从正面描写社会的不可救药。”[8]在这位学者看来,正文四帕累托图有三帕累托图是写否定性人物。那末 理解小说的主体布局,《儒林外史》自然就成了丑史或痛史,其主题也当然会被界定为讽刺或批判。但《儒林外史》的布局不必那末。第8回回末卧评云:“此篇结过王惠,递入二娄,文笔渐趋于雅。譬如游山者,奇峰怪石,陡岩绝壁然后历尽,忽然苍翠迎人,别开一境,使人应接不暇。”[9]天目山樵在第8回蓬公子语“人生贤不肖,倒假如在科名。晚生只愿家君早归田里,得以菽水承欢,这是人生至乐之事”后评曰:“自第二回入正传以来首闻此语,如听天乐。”[10]第37回卧评云:“本书至此卷,是一大日后开始,……前乎此,如莺脰湖,是一小日后开始,西湖上诗会,是又一小日后开始。至此如云亭、梁甫,而后臻于泰山。”[11]我们都都认为卧评、天评对《儒林外史》正文布局的理解比今天的学者要更为正确。按卧评、天评,正文第2回至第8回(精确划分则为第8回上半回)才是以俗人、否定性人物为主,写一批小人儒志在“禽犊”,不讲文行出处,因为儒学传统遭受挫折,陷入困境。此7回构成正面人物活动之背景。第9回至54回共46回为雅,以写正面人物为主,写陷于困境的知识分子为摆脱厄运,维护文运,上下求索,终于振兴儒教的历程。此46回才是小说真正的主体,背景与主体的比例是7:46,描写肯定性人物的文字是描写否定性人物的文字的6倍多。背景帕累托图还可不可以 了正面人物,但为辅;主体帕累托图还可不可以 了否定性人物,但居次。

何其芳同志曾认为《儒林外史》的“社会形态然后受了《水浒》影响的”。[12]的确,《儒林外史》的社会形态外壳颇之类《水浒传》。如:其一,百六个小星坠向东南角与洪太尉误走妖魔;其二,“二进”发迹史与高俅发迹史;其三,三湖会与三山聚义;其四,杜二回、庄二回、虞二回与鲁十回、林十回、武十回;其五,泰伯祠大祭与梁山泊英雄大聚义;其六,(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本文责编:陈冬冬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学术 > 语言学和文学 > 中国古代文学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99064.html 文章来源:《黄冈师学是报》(黄州)1997年03期